还有人觉得人类是可以战胜疫情的吗?

前言

该文章旨在中立地描述本人对中国后疫情时代和中共防疫政策的粗浅看法,该文最先发表于本人博客中,如果您认为有任何不妥,请先联系本人,因为公关在技术上是删不掉这个东西的,不要再去麻烦公关大哥们了。

本文虽打着中立的态度,但是还是有些向着西方开放主义倾斜的态度,如果您认为不符合您的价值观,请勿看。本文引用和借鉴了部分作者的文章,如果您在互联网上看到本文某段话与之十分相似,勿戳,因为我就是将这段话直接复制粘贴过来的,当然这是经过冷静地判断粘贴过来的,如有侵权请联系。

正文

中国把新冠当致死率100%的非典处理,美国把新冠当致死率0的流感处理。这句话不无道理,从2019年至如今的2022年,身处国内的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中共的快速决断和处事手段,暂不谈政策好与坏,仅看这从中央到下级的接力棒的传播速度,已经可以很好地表扬一番了:中央需要弄全面核酸,各个地方就能立刻相应并组织起来;中央需要行程码和健康码,各个二级单位能立刻整出,并且花活越来越多;中央号召70%的疫苗接种率,地方便可给你执行至90%以上。

那中共胜利了吗?显然没有。2022年5月,还有人觉得中共是可以战胜疫情,还有人觉得人类是可以战胜疫情的吗?《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疫情后发表了一篇长文《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文中他写道:

我们不仅要问,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胁,还要问问自己,风暴过后我们将居住在什么样的世界。风暴终将过去,人类将继续存在,大多数人仍将活着,但将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而我们对过去总结得多深,可能决定着我们将来能走多远。

但是从历史上看,人类未必会吸取教训。1918年大流感时,人类死亡近1亿,但事后呢?如果说大流感带来了什么改变,那就是世界各国开始重视公共卫生事业。

自1920年开始,全民性的卫生教育得以普及,各国都开始改革公共卫生政策,建立新的疾病监视体系,确保大规模传染病被掐灭在萌芽状态。尽管如此,1918年之后,世界又曾经历了三次大流感。100年前,受当时科学发展的限制,人类自始至终都没有搞清楚大流感是怎么一回事。约莫100年后的今天,科学家仅用十天就弄明白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但不幸的是,科学的进步无法完全弥补人性的不足,许多悲剧依旧重复上演,如今回望历史,我们仍能发现令人吃惊的重复。1918年大流感爆发时,各国互相攻击纷纷开启甩锅模式,一百年后的今天人类似乎仍然没有学会团结。谣言与谎言共舞,傲慢与偏见齐飞。

我承认中共的防疫策略和动态清零在理论上是完全正确的,正确地仿佛如经济学一般神圣,为什么我会举例这个呢?经济学中的一个有名假设是,所有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是理性的人,他们会权衡利弊并最终做出相对较优的经济决定。中共的政策也是如此,这个政策的实现依托的假设是「每个公民每天都会确实地完成核酸检查,有病情应报则报」。让我们开始认真地分析这段话:

  • 每个公民。中国的面积广阔,人口众多,调动几个中共党员或一腔热血的青年志愿者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调动多达2位数以亿计的人口配跑一个政策,且看全世界陪跑一个简单的红绿灯政策尚且都能每天都有相关交通事故的发生,甚至都不可能在每个道路口布设一个正常的红绿灯,我觉得尚且做不到这个理想的防疫政策。
  • 确实地。5月10日,上海某小区在一天之内测出13个新冠核酸“阳性”案例,而后续的方舱或医院核酸复核中这些案例无一例外全部为“阴性”。该小区居民怀疑核酸检测数据的准确性,并表示“强烈要求撤换上海中科润达医学检验实验室(异地或黄浦)对五里桥街道的检测工作”。
  • 每天。这是最不可能的了,这里指的不是个体的不可能,而是整体的不可能,比如全中国在一天内每个公民都做了一次核酸,如果没有大体量经济的推动,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 确实地完成核酸检查,有病情应报则报。在监管和利益的驱使下尚能确实地完成,一旦领导不检查,缺乏有效的监管,或是核酸和上报的完成与否对自身的工作与生活毫无影响,则不会有人陪跑政策。没错,我这里说的主要就是那些监管薄弱的农村乡镇。

可以说,中共的防疫政策虽然有成果,但是清零是不现实的,甚至政策的持续是不现实的,请这样考虑

  • 财政入不敷出。疫情防控,中央要动态清零,到了地方,则是层层加码,直接间接导致绝大多数行业停摆,结果就是税基动摇。加之社保的失业保障、医保基金的开销等,只花钱,不进钱,财政又不是永动机,长此以往,压力越来越大。
  • 2021年北方多地水涝,粮食大面积减产,今年很多地方基层,实行一刀切的防疫措施,不同程度耽误了农事,农业生产资料,如种子化肥又因为物流不畅,成本高,供应不足,粮食安全迫在眉睫。
  • 地方基层现有的很多疫情防控措施,粗放低效,只顾一点不及其余,对于民生保障不力。大量经济实体停业,人们收入预期下降,生活成本攀升,生活压力陡增,次生灾害将日益凸显。

总之,如果继续内卷,生产力,生产关系,生产资料这三个要素,都会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生产生活秩序如不能得到基本的的保障,矛盾会越来越大,所以,现状不会长久,不说很快,一定会有调整,但是依照中共往常的态度,可能是不会承认政府之前的做法是有部分失误的(我在这并没有指明是错误的),只会美其名曰:

在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团结一心之下,中国人民基本战胜了疫情的重度危险期,从而国内形势转向了稳定而长期的小范围抗疫保卫战的阶段,我们坚信中国一定能取得疫情的胜利,人民一定能取得疫情的胜利

然后人民日报发文,中央发文,地方开始转变政策。10年之后回头再看这几年,仿佛啼笑皆非,眨眼又是一道光阴。


为什么我会强调政策会发生改变,除了上述几点。请让我们接着往下看。


我们知道,部分国家,如我们老生常谈的漂亮国美国,目前采取的是开放抗疫政策。防疫与抗疫,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在开放政策下的美国,是全球首个新冠死亡病例达百万例的国家,累计确诊病例超8220万例。5月12日拜登发表声明说,“今天,美国纪念一个悲剧性的里程碑:10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餐桌周围有一百万张空椅子。 每一个(人)都是不可替代的损失。每一个(人)背后都留下了一个家庭、一个社区和一个国家,因为这场大流行而永远改变了。吉尔和我为每个人祈祷。人们不能对这种悲伤无动于衷。我们必须对这场大流行保持警惕,并竭尽所我们能挽救尽可能多的生命”。

有人说,如果中国死亡一百万,想想现在的“共存派”们会如何站在相反的立场上说出相反的话?我暂且不讨论媒体上刷“永远跟党走”的人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原汁原味的还是被过滤的,但是首先让我们冷静下来,认真分析,别整天举着中共的正义的大旗挥舞,别整天被正能量积极向上的新闻蒙蔽了双眼。

首先,不得不承认美国在抗疫的前期确实是糟糕的,比如半透膜式的核酸检查、置之不顾的呼吸症患者,但是如果你有认真观察美国的疫情变化,你会发现这是造成百万死亡中迅速消亡的40万人的关键,那还有60万人是怎么回事,其实他们是陪跑后疫情时代的,这里的前期和后期指的是美国应对新冠的医疗完善的前后。请注意,我这里不是说新冠变弱了,因此死亡速率减少了,“新冠毒性变弱了!”这个观点是知乎说的,我可没见到哪个权威人士说过这句话。最近4月,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发了一篇很直白的文章,Antigenic evolution will lead to new SARS-CoV-2 variants with unpredictable severity |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其实早在这篇文章出来之前,类似的观点就一直在被很多从事科学相关工作的知友反复普及,科学界对此应该有相当程度的共识,只是很遗憾,公共传播领域的杂音实在不是科学界可以应付的。文章开头的黑体字部分这样说道:

ilder infections with the Omicron variant and higher levels of population immunity have raised hopes for a weakening of the pandemic. We argue that the lower severity of Omicron is aThe comparatively milder infections with the Omicron variant and higher levels of population immunity have raised hopes for a weakening of the pandemic. We argue that the lower severity of Omicron is a coincidence and that ongoing rapid antigenic evolution is likely to produce new variants that may escape immunity and be more severe.

翻译:Omicron的相对轻症和人群较高的免疫水平引发了疫情逐渐减轻的希望。作者认为Omicron的轻症化是一个巧合。未来的持续高速进化可能会产生免疫逃逸和高毒性的变异株。总而言之,认为病毒会向弱化方向进化的基本是一厢情愿,至今还没看到可靠的理论支持。

实际上,是美国在后期通过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医疗储备降低了新冠的死亡率,并且通过大面积的人体实验(虽然这是目前中共的道德价值所不承认的)获得了较好的数据和结果: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的首席防疫顾问、美国知名医学专家安东尼·福奇于本周二和周三先后对媒体表示,美国已经渡过了新冠疫情“全面暴发”的“大流行阶段”,目前美国正处在一个疫情的“过渡”阶段,希望朝着一个“可控的地区性流行病”阶段迈进。不过福奇强调,这并不等于疫情结束了,因为不断变异的新冠病毒仍可能变异出能引发新一轮疫情的毒株,且世界层面的新冠疫情大流行也没有结束,但专家们希望随着新增病例数的减少和通过疫苗以及此前大规模感染而构建的人口免疫力,美国可以避免再出现大规模的住院和死亡。华盛顿邮报指出:从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来看,美国目前已经有大约五分之三的人感染过新冠病毒,有四分之一的人是在已经过去的(2021年)这个冬季被奥密克戎所感染,这说明美国人口目前拥有的群体免疫力比之前要高许多。

其实已经有不少理性的学者已经很直接地用数据告诉民众新冠不可怕,但是奈何国内大环境下主体民众被一些不能允许有人因为新冠而死亡的美好政策刷屏,被主流媒体的我们可以战胜疫情报道占屏,逐渐失去了理性的思考。如果我们直接了当的就拿100万去除以8220万,得到的是美国的死亡率百分之1.2,这已经是算上陪跑美国疫情时代前期的40万死亡病例计算后得到的数据了,而SARS为9.2%(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为34.4%,艾滋病几乎是100%,当然这是假设美国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是正确的前提下计算得到的。

但这一情况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感染症危害性小,不需要严防死守。用「病死率」来衡量某种疾病危害性是一种被学界淘汰了 40 年的过时套路,这个概念「指标单一,局限性大,不能反映伤残、早死、失能等对个人和社会带来的损失」。现在用的参数是疾病负担 Burden of disease —— 伤残调整寿命年 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 ,DALYs 。也就是说某种疾病的易感人群从发病到死亡所损失的全部健康寿命年。大致由两部分组成,即早死所致的寿命损失年(YLL)以及伤残所致的健康寿命损失年(YLD)。从另一个更简单的角度考虑,国外大多数私人保险公司不再免除 COVID-19 治疗的费用分摊。大家想想,癌症都能有对应的保险覆盖,私人保险公司却不再愿意覆盖新冠的原因是什么?癌症大部分人得一次,国外新冠放开后大部分人已经得了三次以上了,我的一个美国同学已经得过二次了,暂且不去看这个病的可能存在的后遗症,仅从未知的可能获得的次数考虑,就不可能给你设立保险。

这样看来,仿佛开放抗疫政策有它的合理性,确实,但是一些开放派所奉行的是开放,而忽略了抗疫两字。我们应该注意到,美国实行的是开放和抗疫相结合的政策,在美国全国层面的新冠疫情管控,目前有两个:

  • 要求任何坐飞机进入美国的人,无论是否打过疫苗,都必须提供 24 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 所有医护人员和在联邦政府行政部门(Executive branch)工作的公务员必须强制接种疫苗,除非有医生证明不能接种。

在美国州的层面的新冠疫情管控,有些州仍然规定进入室内要戴口罩;有的州规定超过 60 岁以上的老人必须接种疫苗,除非医生证明一接种疫苗就死。有的州规定要接种三针才叫完成疫苗接种。某些城市要求到餐厅吃饭的人出示完整接种疫苗的疫苗卡或者二维码。某些地方要求医护人员,政府公务员,公立学校教师等危险职位的人一定要完整注射新冠疫苗,否则就炒鱿鱼。(比如阿拉巴马,科罗拉多,康涅狄克等州份)与此同时,美国联邦政府发放了很多免费的新冠快速自我检测盒给国民,任何人都可以没事就自己测一下,发现染病了就告诉公司,然后可以申请不上班,自我隔离。很多公司会给特别的病假给这样的员工的,有的还有能获得薪资,因此大家都很主动做自我检测,因为中招了就能有钱领,还能在家休息五天。

最近美国政府还有许多积极的创意。在全国各地跟药房合作建立“新冠检测治疗一条龙服务。”这个服务就是指定一些合作的药房,让大家可以到药房的官网或者 APP 预约进行新冠检测。假如测出阳性,就在药房里面马上接受治疗,根据病情的轻重,药剂师可以让病人回家休息隔离,也可以马上开新冠治疗的特效药给病人吃。然后监控整个流程,一直到病人康复,测试阴性为止。这个一条龙服务是免费的,非法移民都可以使用。目的就是让没有医保,看病不方便的人可以在社区里面就直接把新冠的病情搞掂。即使有医保,很多人也会选择在家附近的药房检测跟治疗新冠,这样可以大大避免到医院去挤爆医院的服务的情形。根据最新的研究数据,美国接种了两针或者三针mRNA疫苗的人,绝大部分面对奥密克戎病毒的时候基本都没有症状,也不会严重到要住院或者死亡。很多美国人一直就不相信疫苗,也不相信新冠病毒有危险,因此他们对新冠毫无感觉,死就死,反而认为政府不应该管那么多。

事实上,美国目前社会上新冠的阴影已经逐渐过去,整个社会基本恢复了正常的疫情前的生活了。虽然不时新闻里面会播某个地方的新冠疫情又增加了,某个地方的政府又恢复了口罩令了。但是大家对于这样的新闻,都抱着跟从前听见“流感又开始流行了”、“夏天来了,西洛尼病毒又开始杀人了”或者是“某个郡猪流感已经死了三千人了”那样的新闻一样,没有感觉了,并没有中共部分报道的那么夸张。

既然如此就全局照搬吧?显然不行。毛泽东在《毛泽东谋略》中说过:我没有模仿苏联的“先机械化,后集体化”的经验,1949 年那样大的胜利,并没有使我高兴,直到1955年,当我看到了有那么多的农民参加了合作社,接着是私营商业的改造,我开始高兴了。”社会主义改造的胜利对毛泽东来说是他的路线、政策、策略的胜利,所以他开始高兴。类似的,中共既然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必然会师夷长技以制夷,至于未来是怎么操作的,我便不在此下定论了,因为我相信大家心理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中共应该也有了自己的答案了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防疫政策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抗疫政策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